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会员服务

中国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在中国无线网络融合大会的讲话

2010-03-31 16:42     作者:韦乐平     来源:协会秘书处

融合是个很大的概念,三网融合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我认为融合大概有六个层面:一是技术层面;二是网络电信自身的各个层面,无论垂直还是水平方向;三是移动与固网的融合;四是网络与IT的融合;五是三网融合和三业融合;六是网络世界与物理世界的融合,就是所谓的FEFEFE物联网。现在主要介绍第五个层面的一些情况跟看法。

三网融合中,视频是最被我关注的业务。可以说,视频业务是传统的固网运营商的重要出路,中国电信一直在进行转型,却转型出来了很多增值业务,但没有出现重量级的业务,现在惟一看得出来的重量级业务就是视频业务,视频业务将有可能补偿运营商由于电话业务丢失所损失的市场份额与收入。

视频业务不仅是固网的出路,而且也是移动网重要的方向,按照美国的研究结果,2008年美国通信业务收入4000亿美元,移动业务收入1600亿美元,普及率88%,平均每人的移动业务花费530美元。2014年全球将有5亿多人为移动视频业务付费,将比2008年的人数翻5倍,渗透率将达到8.5%,收入160亿美元。相对而言,我国目前全国的网络视频的收入大概就只有13亿人民币。

现在,我国电信业并没有向广电全面开放基础电信业务,而广电业也没有向通信业开放所谓的节目运营权,即IPTV和手机电视的集成播控业务,所以很多业务还并没有开放。所谓的电信与广电的相互开放因为真正实质性的东西还不清楚,到目前为止文件所披露的东西来并没有给电信业带来很多新的东西。所以,就双方的得失来说还是对广电业比较有利的,电信业没有得到它所集成的节目播控权,依然在运营产业链的边缘位置。但是从长远看,对电信业的长远利益是开通了视频业务,这对于网络业务是一个具有战略影响和价值的新领域,不仅可以促进宽带的持续发展,而且为电信业的转型提供了更加广阔的空间,以视听业务为主体的娱乐产业和传媒信息电影产业,同时可以通过业务捆绑,降低用户的离网率,减缓业务增长乏力的趋势。

宽带打击了电信业主要的业务增长率。宽带初期对电信业收入来说受损失的,而从中长期来看是受益的,有利于电信业实现快速转型,进入娱乐业。相反,广电业在完成体制和市场化的改革以及网络的双向改造之后,将迎来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广电业长期的弊处就体制改革与网络改造的代价巨大,按照现在1.64亿的用户,如果每线是一千元钱就不得了。而且传统视听业务的份额也面临丢失的风险,总体来说初期的可以带来长远的发展战略性机遇,长远应该将市场和产业链共同做大做好。

三网融合面临的挑战。体制挑战已经成为三网融合的最大障碍,我国目前只是用行政手段来迫使电信与广电进行网络融合与业务融合,很容易形成扯皮局面。所以怎样来协调两个不同属性的行业和机构的竞争目标和利益需求,需要高超的管理智慧。这个运营体制传统的广电业有六千多个独立的经济实体,怎样整合成一个统一的实体并不简单,广电今年的目标是一省一网(是指包含地市以上的,并没有包括县级的整合)。法律保障,采用强有力的行政干预在短期内是有效的,中国也一直是注重行政手段,但是从长远看,过分的行政干预是不利于法制社会的建立,出台一部电信法可以说是三网融合的根本保障。商业模式,三网融合涉及到三种完全不同的行业商业模式:广电业是低价的、包月的;互联网是低质低价的,尽管发展蓬勃,却没有带来收入;电信网是高价高量的,这种情况也不能长期持续。

我国长期垄断经营的广电业和市场化的电信业如何在统一的市场监管下,展开适度竞争是一个全球谁也没有预料过的课题。从视频内容的重要性来看,内容为王的说法有一点道理,可以吸引人的注意力,但是还要下功夫做好各种盈利性业务,尤其是其中更好的连接性业务,这是三网融合能够取得市场成功的关键,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很多人认为三网融合主要是体制的挑战,这是最重要的,但是不等于技术上没有挑战,技术上面临四种挑战:一是标准制订之后,现在还没有统一的行业标准可以借鉴,导致业务都是封闭型,造成产业链分割和高昂的成本代价。二是网络和业务平台的容量和架构的扩展性的挑战,大规模地开放大容量的视频业务,对于现有的网络容量和结构有很大的挑战。三是组播能力的挑战,现在很多视频业务不支持组播。组播是开放IPTV重要的技术手段,但是目前为止并不能很好地完成它应该有的任务。四是服务质量上的挑战,需要在网络的可用性、延时、丢包率等方面都能满足要求。

有线电视网如果要尽快提供具有语音和数据双向通信业务的话,根据目前的可用技术,除了接入网不同以外,骨干网和城域网也应该改造成与电信网大致相同的架构,这样有线电视网也会面临以上电信网的四个挑战。

三网融合成功的关键与建议。关键是建设融合的有效的监管体制,这里我提了三步曲:第一步是国务院的协调机构,靠行政手段来协调,在短期内可能是有效的,但是在长期是成问题的;第二步应该实施实体机构的融合,按照内容和网络分开监管的原则,把网络监管职能统一到工信部,在同一个部委下,设立不同的专业局来分别主管,内容还是靠广电局负责;第三步待时机成熟后,进一步融合成一个统一的、独立的大监管机构来实施全面的监管职能。另外还要制定各项配套政策和规章制度,来保证有序地开放。还要保护电信改革的成果和现有行业的合理准入规定,不等于三网融合就抛去了过去一切行之有效的规定。

推进三网融合的目标是形成更大范围的跨行业的适度竞争局面,不是简单地重复建设和低水平的价格战,因而要注重技术创新和业务创新。三网融合的顺利推进必须要与之适应的融合的法律来保证。

最后,从国内外的融合历史实践可以看到,无论是哪一个层面的融合,都不可能一蹴而就,国外在三网融合已经开展很多年了,但是真正非常成功的没有一个案例。所以,三网融合对全世界各国都是同样的挑战,当然我国家情况更加复杂一点,由于体制机制的原因,约束条件更多一点,所以我国的三网融合是“路漫漫其修远兮”,是漫长的,不仅需要热情,还需要足够的耐心和恒心,更需要决心和高超的智慧。既然破冰之旅已经起航,而且目标已经清晰可见,那么这一天终将来临,而且不再那么遥远,祝愿我国的信息产业进入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三网融合不是国务院的决定,而是中央的战略决策,是国家的意志,是任何力量也阻挡不了的。所以,中央既然有这么大的决心,我相信这个事情一定要做好,一定能做好。

(编辑:程学虎)